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教研 > 万博网开户 >

万博网开户

秉持发现教育 成就每位学生

时间:2019-05-08 08:36:12 作者: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任志瑜

——对于理工附中“发现教育”办学理念的深入思考

 本文发表于《海淀教育》

   
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作为海淀区的一所市级示范校,近年来先后合并了车道沟小学和六一中学,承办了理工附小,建立了理工附中通州分校,办学规模不断扩大,办学层次不断提升。在深化教育改革的新形势下,为突破发展瓶颈,提升办学品质,学校提出了“发现教育”的主张。我们期望通过这一核心办学理念,让学校每一个学生成为最好的自我,让每一位老师成为最优的伯乐。

 

    发现教育的意义
   
在日常生活中总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当一个人想要证明自己与众不同时,情不自禁地就会提高声调加重语气,好像要宣布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地说“我发现——”。这并不是哗众取宠,而是一种大众心理。可以说,“发现”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冲动与愿望。所以,教师创造出激发学生发现的氛围,或是搭建了帮助学生发现的平台,既顺应了学生追求成长的愿望,也能激发出学生成功后不断进取的追求。从这个意义上看 , 发现教育就是顺应、舒展儿童天性的教育。
    教育部陈宝生部长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工作报告》中指出“真正的教育公平不排斥卓越”,强调了英才教育对于国家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鼓励建立早期发现、跟踪培养的特殊通道,完善跳级、转学等具体的管理制度,通过因材施教发展每一个学生的优势潜能。这一主张为“发现教育”的诞生与完善提供了政策支持。
   
发现教育的价值
   
1.“发现教育”是培养人、发展人的客观需求
   
教育就是引导人不断发现自己、提升自己、成就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讲,以发现为要旨的教育具有本体性价值;另一方面,教育效果最终要取决于个人完全自由的内在觉醒,自我觉醒是教育的逻辑前提,以发现为要旨的教育同时也具有工具性价值。 因此,我们可以说教育即发现。

发现教育是对当前教育中只见知识不见人的一种矫正,是向“人是教育的对象”这一经典命题的致敬。知识固然重要,但只有被人利用的知识才是鲜活而有价值的。将知识凌驾于人之上,是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蔑视,是对教育本质属性的反动。
    2.“发现教育”是学校发展的选择
   
我们处在一个彰显特色的时代,一所名校总是有其独特的地方,从其中走出来的老师与学生总能给人以实至名归的钦佩之感。所以,学校要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些人具有这样的素养,表现为何种特征,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认真地思考。然后以此为标签或者品牌,来确定学校所有工作的价值取向,最后落实到学校的课程体系、教育教学、教师发展、学校管理等各个具体工作之中。“发现教育”的提出是理工附中具有自己的教育立场的表现,表明学校不是人云亦云,而是真正追求走内涵发展和特色化发展之路。
    3.“发现教育”是中高考改革的时代要求
   
新一轮中、高考改革的共同之处在于将考试、选课的权力赋予学生,使学生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而发挥长处的前提是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长处。选择考试科目的前提是知道自己的需要。所以认识自己、发现自己在中高考改革的时代背景下显得特别迫切。教育进入了可以自由选择的时代,这同时也意味着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选择的合适与否,取决于对自身现状和发展可能性的客观认知,而教育能作为并且应该作为的就是帮助学生去发现自己。教育的使命在于发现。
    4.“发现教育”是教育改革的校本化探索
   
随着教育政策中专业意识的增加,随着人们对教育的思考越来越全面和深入,我国教育改革逐渐由注重外部的、数量的和规模的转向关注内部的、质量的和精确的发展方式,改革的立场也越来越体现出教育性,改革的实际执行权力越来越多地赋予学校。“发现教育”实际上是在教育改革大背景下的一种校本化探索,也是学校追求自主发展的表现。正确而科学的教育理念总是殊途同归的,“发现教育”跟中国学生核心素养中的“自主发展”是高度契合的,都期望学生能够认识和发现自我价值,发掘自身潜力,成为有明确人生方向和生活品质的人。
    5.“发现教育”是对核心素养的响应和落实
   
卢梭、斯宾塞等教育家曾倡导过发现法,杜威也在其五步教学法中对发现有过系统阐述,而布鲁纳更是明确地将发现法作为课堂教学的一个基本策略设计了相应的步骤结构,但这些只是将“发现”作为一个教学策略进行技术层面的开发,而“发现教育”最本质的内容在于对教育中人的尊重,立足于人的教育,即倡导发现人、人发现。
    所谓“发现人”,是指教师要善于发现学生的优势和长处,立足于人的扬长教育。除此而外,还包含了对人的主动性和独特性的尊重,以发现、肯定的态度和方式尊重教育场域中的每一个人。教育领域不乏对“因材施教”思想的研究,但多是着力于研究不同的施教方式方法,对怎样“因材”却少有探索,“发现教育”期望在此有所建树。同时,“发现人”也是对习总书记关于教师应该是“四个引路人”的落实和响应,首先教师要发现每一个学生能够走好的路,其次要把每一个学生引向适合的康庄大道上。所谓“人发现”,是指学生要善于发现。学生自己没有发现,就难以谈及学习和成长了。
    发现教育的内涵
   
去年九月,“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正式颁布。在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迎接课堂转型的挑战,难以绕过核心素养这一重要问题。所谓“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指所有学生应该具有的共同素养,是最关键、最必要的共同素养。 

    每个人在终生发展中都需要许多素养,以应对各种生活的需要,这些所有人都需要的共同素养可以分为核心素养,以及由核心素养延伸出来的其他素养,其中,最关键、最必要且居于核心地位的素养就称之为核心素养。核心素养代表了个体普遍应达到的共同必要素养,代表应该达成的最低共同要求,是每个个体都必须学会获得的不可或缺的素养。并且核心素养可教可学,最初在家庭和学校中培养,随后在一生中不断完善。
    我们可以注意到上述阐释中的一些关键词:共同素养、最关键、最必要、最低共同要求、不可或缺……这实际上是在强调,缺乏核心素养就很难做到出类拔萃,而有了它则功到自然成。因为具有发现素养而成就卓越的中外案例不胜枚举。魏书生以高中学历从教,钱梦龙以初中学历从教,于漪虽然毕业于复旦大学,学的却是教育学,却在语文教学上成为大家。为什么初中生、高中生可以成为出色的教师,为什么半路出家也可以成“家”,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具备很好的当老师的素养,这样,加上他们在“发现自我”方面付出的刻苦与努力,最终成就了卓越人生。 这也向我们诠释了“发现”的价值。
    我们将“发现教育”的内涵,定义为基于学生个体成长关键性因子(潜能)的发现,而实施的开发性教育,其内涵为发现、发掘、发展,旨在发现每一位学生的潜能,引导帮助他们成为成功的自己。
    为了更好地践行“发现教育”,首先,我们要将立德树人浸润在教育的全部过程中;其次,将核心素养进一步定义为学生在接受教育过程中形成的适应个人终生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第三,将提高质量、减负增效作为教育的标准;第四,力求在教育中体现出完整学习过程,并建立起真实的学习空间;最后,需要学校内部多方协调,统筹推进。
    发现教育的关键
   
1. 对“人”的发现
    所谓教学,实质是教学生学。学生愿意学,教才会有效果;学生不愿意学,教师即便能口吐莲花也无效。教师只有与学生的脉搏一起跳动,教育行为才会收到理想的效果。教师研究学生的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要实现将认识事物与解决问题的过程由成人视角转化为学生视角,也就是时刻要问问自己:这个现象学生会怎么看,这个问题学生会怎么想,这件事情学生认为该怎样解决。那么,怎样才能有效地研究并真实地发现学生呢?
    首先,只有对学生进行真实观察和研究,才能对学生有所真正发现。根据教育学理论和我们日常的教学实践可知,学生的学习是这样的:他们努力将听到、看到的信息转换为自己可以理解的信息,对自己所获得的信息,进行更为深入、带有个性特征的加工;为了理解一个概念,有的学生可能会用类比,有的会用对照,还有的可能会联系到生活中的实例,也有的会死记硬背。这个过程是内隐的、无形的、无声的知识建构过程,不同的人建构起的知识可能不同。
    如果让坐在同一教室的不同学生对同一个事物进行复述,往往会得到多种多样的具体表达,有些表达的含义甚至可能大相径庭。所以,教师要特别注意观察学生的内心活动,通过观察他们的外在反应,不断提问学生以获得反馈,来判断自己的教学是否成功。反之,对学生的疑问与惊奇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单纯以自己是否讲完作为判断教学目标是否实现的依据,教学效果就难以保证。
    研究学生不能依据个人的主观意愿或教学经验来预设与实施,而应该在与学生平等与信任的基础上,观察、体察,了解、理解,指导与帮助,读懂学生的问题、错误、方法和感受。走进他们的心灵,在他们的世界里找到教育的方法。教学管理首先是对学生情绪的了解和管理。教师走进教室最重要的是尽量让课堂温暖起来,让学生的情绪积极起来。优秀老师的教学总是将学生“人”的层面的发展置于知识学习之上。在知识教学中,首先帮助学生感受和理解知识对于自己的直接意义,让学生有自己是知识主人的尊严感,然后再引导学生在学习中获得方法性知识,获得知识的启示意义。
    其次,研究学生具有高度的复杂性。许多优秀教师总是对自己的学生充满好奇和感到敬畏。北京四中特级教师谷丹这样说过:我喜欢当教师,但从踏入中学校门的那一天起,我就害怕听到“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说法。在我看来,每一个孩子从天真纯良到日渐丰富成熟的灵魂是值得敬畏的, 每一个孩子的灵魂对人性慢慢地觉悟过程是值得敬畏的,想起要当“工程师”,总怕会画错了图纸,选错的工艺,碰伤了“灵魂”……
    还有一个案例:一个学生高考模拟考试数学分数经常在 100 分左右徘徊,这次考了 125 分,老师在他的试卷上大大地写了“很好”两字。不料学生却急匆匆地找到老师质询:“老师,您是不是觉得我考 125 分很不容易?”显然,学生是认为老师的评价似乎是怀疑这次的好成绩是不是碰巧蒙上的。老师事后查了这个学生的高考意向,他的数学目标就是设计在 128 分左右,显然学生是有自己追求的。由于老师对学生了解得不够全面透彻,反倒使这一次的激励评价留下遗憾。由此可见,研究学生应该是教师教学行为中的关键行为,找准学生的最近发展区并与学生的脉搏一起跳动是教师的使命。读懂学生不容易,不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想与自己的期望相遇,以便自己能够完美。因此,当我们在课堂上遇到那些随着老师的追问不断改变自己答案的学生时,我们不必感到愤怒,可能这恰恰是学生正在进行新的发现。学生的问题和智慧,是师生共同发展、走向成功的根本依靠和推动力。我们也不必懊悔于学生在教学过程中没能表现出我们预设的精彩,因为这可能表明我们对学生的研究不够,从而判断不准。所以我们要为读懂学生而不懈努力,
    因为教师在读懂学生的过程中,既是在提升教师的专业素养,也是在丰富着对人性的理解,更有可能在“推人及己”中完成“发现自我”的伟大使命。
    在变革中,今天的学校也要被重新定义。以往所谓学校,就是学习的地方。而今天的“学”不一定发生在“校”中,我们在线上线下、校内校外都可能发生着学习;“校”只是成为与“学”的组合方式之一,除此而外,我们还可以有更多元的学习方式。这样看来,“学”与“校”已经从原先密不可分的偏正词组不知不觉地转变为可以各自拆解成不同含义的联合词组。对于教师而言,学校的意义也在发生着变化,它更多的是教师研究学生的现场、教师专业发展舞台以及还原教师教学智慧的园地。
    2. 对“事”之发现
   
例如作业。 通过对作业的研究发现,作业是课程教学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作业时间已占据了学生学习生活的半壁江山,改革作业教学的“繁重”与“低效”,已成为课程教学改革的重要任务。
    作业是学科课程实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检测教学效果的一个重要方面。作业是巩固知识的一种手段,更是课堂教学的一个延伸。作为学生学习的设计师和调度员,我们教师应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着重思考提高课堂效率和作业布置的有效性,那么结果肯定会事半功倍。因此,如何提高作业的有效性已经刻不容缓。
    作业有其独立的课堂教学价值。有效作业是一个动态的转化过程:有效作业从有效的“理想”转化为有效的“思维”,再转化为一种有效的“实践”。从过程视角看,有效作业是在特定的教学环境与条件下,师生之间有效教与有效学的交流和互动。那么,如何改变作业“繁重”与“低效”呢?依据挑战性学习目标,精选、精编习题作业对学习目标的达成情况是衡量作业有效性的重要标准,教师选择、编制的作业必须有助于达成学习目标。因此,教师必须了解学生的学情并与学生共同制定挑战性学习目标。学生做作业的过程就是其成长的过程。教师精心选择、编制习题,在指导、批改作业的过程中生成新作业,其专业知识增长、专业技能磨砺的过程是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过程。同时,有效作业设计与实施的过程是师生共同成长的过程。
    例如学情。 学情是指学生的起点能力与学习情意。在进入新的学习单元或新的学习课题时,学生原有的学习习惯、学习方法、相关知识、技能对新学习成败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教师必须分析并确定学生的起点状态、起点能力。学生的学习情意则主要是指学生的情感与意志,包括学习兴趣、动机等。教师必须根据学情为每个学生设置挑战性学习目标,即每个学生的学习目标都在自己的“最近发展区”内,都是对自己已有水平的挑战与跨越,其着眼点是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以实现预期的学习目标的实践活动。
    我们期望,通过发现教育,使发现素养成为理工附中人的独特标识,使其具备独特的思维和智慧,善于用发现的眼光来看待与理解身边的一切,同时高度重视生命成长过程中宝贵的发现和体验。